好在这些都只是一些小问题,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每个人的身体随着成长,都会多多少少有些问题,这很正常。

  不过龙玺临心里想着,清儿有心为他调理身体,这是在关心他,他自然不会不领情,反正她不会害自己,便由着她折腾好了。

  直到随着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轻松,龙玺临这才真正重视起来,他真没想到他的太子妃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面对他的惊讶,明清绮解释道:“我从小便对医术感兴趣,不过为了避免我爹知道了会不高兴,便只能在私底下收集医书悄悄自学,后来有幸遇到我的师父,师父把她毕生所学的医术都传授给了我。”

  “你师父?想必你师父的医术肯然相当高明。”龙玺临有些惊讶,心里也在暗暗思索着,她的师父是何人,竟然有如此高超的医术。

  “是的,传授我的医术的师父,是府上的一位老嬷嬷,师父会医术的事,连我爹娘也不知道,目前已经不在人世了。”明清绮一本正经的说道。

  “师父她老人家也是觉得我合她眼缘,又无意中发现我对医术感兴趣,才教我医术的。”

  明清绮所说的这些,自然是编出来的,反正这位老嬷嬷是个孤儿,并没有什么亲人了,目前人也已经去世了,即便别人有心去查,也查不到什么。

  当然,她更希望他不会去查这件事,否则就代表着他怀疑她、不信任她,那样的话,她会很不高兴的。

  “原来如此,你这也算是名师出高徒了!”龙玺临随口夸了她一句,虽然他不知道她的医术,到底有多高明。

  但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无法完全调理好他的身体,但她却能做到一点便可以看出,她的医术至少在那群太医之上。

  龙玺临也并未怀疑明清绮在骗他,因为没有必要,而他也信任她所说的话,所以自然不可能去查件事。

  再者,她到底是跟谁学的医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愿意为他做这些事,说明她很在乎自己。

  “清儿,你会医术这事,最好不要轻易暴露了,即使不小心暴露了,也不要表现得太出色,免得被人给盯上了。”

  龙玺临不知想到了什么,连忙提醒了一句。

  他可不希望他的太子妃,被人当成医女使唤了,特别是宫里的这群女人,万一她们故意找茬,逼清儿去给她们治病就麻烦。

  而且他最担心的是父皇那里,万一父皇知道清儿医术高超,逼清儿给他治病就麻烦了。

  父皇目前正值壮年倒还没什么,但等他将来年纪逐渐大的时候,估计还会想着长命百岁什么,指不定还想着让人炼什么仙丹呢。

  像这样的事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真到那个时候,估计他这个太子,就要变成了父皇的眼中盯肉中刺了。

  “阿临放心,我心里有数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轻易暴露自己会医术的事的,目前我也只告诉过你。”明清绮点头,对于他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

  其实不用他说,她也不打算轻易暴露自己的医术,虽然她也可以替皇帝调理身体,但她并不打算这么做。

  当今皇帝其实也算得上是明君,若龙玺临只是普通的皇子,她或许还会考虑替皇帝调理身体,好延长他的寿命。

  但龙玺临如今是太子,太子这个职业听起来挺尊贵,挺风光的,但其实是个高危职业。

  别看皇帝如今对太子十分宠爱,也十分满意这个太子,但古往今来,能够顺利上位的太子其实并不多。

  皇帝如今还算年轻力壮,倒不会多想什么,但一旦等他将来老了,又不甘心放下手中的权势的话。

  估计年轻的太子便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多疑基本上是所有帝王的通病。

  康熙和皇太子胤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康熙也很宠太子,虽然太子恃宠而骄,做了许多错事才会被废。

  但其中还是有诸多因素的,例如:若无康熙的纵容,太子胤也不敢如此嚣张。

  而康熙真的爱这个儿子也是真的,但康熙最爱的人还是他自己,因为康熙活得太久了,又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权势,从而对太子一党心生忌惮。

  于是故意纵容太子犯错,以达到废太子的目的,偏偏装痛心,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胤的身上。

  总的来说,太子胤也是一个悲催的娃,由于他爹康熙活得太长寿了,到老了都还没能坐上皇位不说,最终还落得一个被废遭圈禁的下场。

  明清绮可不希望龙玺临变成下一个胤,所以她才不会蠢得助皇帝长寿呢。

  “嗯,你心里明白就好!”龙玺临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宠溺,随着和明清绮相处得越久,他发觉她其实十分聪慧。

  思想成熟得不像一位十六岁的少女,不仅如此,还十分有才华,他还是头一次见过这么有才华的女子。

  这倒不说他瞧不起女子,而是时下的女子,平日里所学习的内容,无非是琴棋书画及女红之类的,知识面有限。

  再说冉谷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的打击太大了,整个人变得有些颓废,整日看起来无精打采的,让冉母心疼不已。

  冉父以为她是因为谭玉山的缘故,心里难免有些恨铁不成钢,不过见她这么‘安份’,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至于儿……冉谷雪嫌弃她太过嗦了,又不够机灵,却还是还是把她给换掉了。

  不过冉谷雪念及她‘前世’的忠心,倒没有再像前世一样,随便把她许配给小厮了,而是把她打发到别的地方去了。

  对此,儿心里其实还挺高兴的,因为她总觉得自家小姐的脑子不太正常,让她心里整天提心吊胆的。

  不过儿并不傻,并没有把这份心思表现出来,反倒在临走前表现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便过了三年。

  明清绮和龙玺临已经有了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儿子,孩子的大名叫龙弈,乳名唤阳阳。

  之所以唤阳阳,是因为明清绮觉得孩子爹的性子太高冷了,希望这孩子的性子阳光开朗一些。

  当然,这倒不是她嫌弃太子殿下性子不好,只是觉得他的性子之所以这么高冷,是因为吃的苦多了,所以有些心疼他。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4367/1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