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小情人?

    顾珩被这一句称呼妥妥地击败了,捂着唇角一顿呛咳,激动下,竟然喉咙一甜,又呛上来两口鲜血。

    他哪里像小情人了?分明是光明正大的男朋友好吗?

    “你怎么了?是太激动了吗?这、这怎么还咳出血了?”素衣一时间着急起来,有点惊慌失措,手忙脚乱的,她一边扶着顾珩,一边碎碎念着:“你、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就算是伤,也不能伤得太严重。我都说了,你是我们主子的小情人,主子宝贝着呢。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就吃不消了。主子生起气来,超级可怕呢。”

    “你、你,”顾珩心中有火发不出来,口中有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一个关于男人自尊的严重问题,必须好好说明白,不能不清不楚。

    可是,顾珩一想说话,血味儿就从口舌间漾了出来,把他所有的话都给堵回去了,最后,只能换成一声声呛咳:“咳咳咳。”

    素衣惊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替顾珩擦拭嘴边的血迹,慌里慌张地劝说道:“顾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上火啊!没听说过气火攻心吗?太、太严重了。”

    “别,别用那个……抹布……”顾珩真心悲哀。

    他觉得吸血鬼一族的女人们都有毒。

    就像眼前这一位,看起来傻傻的,呆呆的,但是,说话来一句比一句扎心。

    先是把他气得吐血也就算了,顾珩可以忍忍。但是,为什么要用抹布替他擦嘴?

    顾珩虽然不自认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但是,那也不能如此马虎地对待他啊!

    抹布?

    擦桌子的抹布?

    素衣替顾珩擦掉嘴角的血渍,又往顾珩的口中送了一颗血药,说道:“这是最好的特效药了,你赶紧咽下去。”

    顾珩敏锐地品尝出了药丸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味儿,皱着眉头,想将药丸吐出来。

    他没有喝血的爱好。

    但是!!

    素衣又开始上手了。

    她拿起刚刚放下的抹布又上手了,直接将顾珩的嘴堵住了。

    “抱歉,真的抱歉。”素衣态度诚恳,向顾珩道歉,说道:“虽然你可能不太喜欢这颗药的味道,但是,目前来说,它是最适合你的药了,而且入口即化,没有任何副作用,辛苦你了。”

    “……”顾珩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块抹布再次迎面而来,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眼下,他真的是太虚弱了。

    一颗血药缓缓融化,速度很快。

    只不过,在顾珩的眼底,这速度就非常慢了。

    顾珩好不容易熬到药化了,暂时能够呼出一口气,他摆摆手,示意素衣将那块讨厌的抹布挪开。

    素衣这才将抹布拿开了,再一次对顾珩说:“不好意思,辛苦你了。”

    “素衣小姐,”顾珩已经无法再倚靠车板了,只能半枕在绵被上,他瞅了一眼那块被丢在茶桌上的抹布,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是毛巾吗?”素衣这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抹布上,可是,她有点摸不着头脑,“哪里弄错了?”

    “哎,”顾珩轻叹了一声,不打算提醒素衣了。

    他多少也了解一些,眼前这位的脑子似乎不太好。

    “顾公子,你好一点了吗?”素衣转瞬就忘了抹布这件事,开心关注顾珩的伤势。

    顾珩点点头,“好多了。”

    “噢,那我陪你把饭吃完好了。”素衣端坐在茶桌旁,完全是‘你不吃饭我就不走’的既视感。

    顾珩有点迷糊,完全不理解素衣闹这一出的原因。

    按理来说,他和素衣并不相熟,仅仅是见过几次面而已,貌似还轮不到一起吃饭的地步。

    再者说了,男女有别,素衣无缘无故地,为什么陪他吃饭?

    顾珩有几分担心,不希望这件事传到暮离口中,影响两个人的名声。

    可是,顾珩又瞧了瞧素衣,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素衣一本正经地坐在车里,表情凝重,如临大敌,也许是不情愿过来的。

    “素衣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顾珩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一件事能后问了。

    素衣摇摇头,想都不用想就回答道:“没有,我没事情瞒着你。”

    “那你为什么陪我一起吃饭?”顾珩总算是问到了正点上。

    孤男寡女,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你不要乱讲话噢!”素衣突然表示反对,急忙摆着两只无处安放的小手手,说道:“我哪里是陪你吃饭?我是盯着你吃饭。”

    一字之差,很重要的。

    素衣也有被她放在心底里的人,她可不想被那个人误会。

    “盯着我吃饭?为什么?”顾珩听出了素衣话里的重点。

    这一个‘盯’字,有点让人感觉到监视的意思啊。

    “哎呀,我说漏嘴了。”素衣双手捂住嘴巴,眨着眼睛。

    “素衣小姐,你不会是特意来监督我的吧?”顾珩隐约猜到了事情真相。

    素衣先是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没有,不是,你想多了,我怎么会监督你。”

    “那你什么意思?”顾珩也是佩服素衣,都被他追问成这个样子,还在咬牙嘴硬。

    “哪有什么意思哦?”素衣尝试回避顾珩问题,顾左右而言他,“你赶紧吃饭吧。等一会儿饭凉了,就该不好吃了。”

    “那你先说,你不说,我就不吃。”在心理战,谈判这方面,顾珩游刃有余。

    素衣敌不过顾珩,只好老实交代了,说道:“还能有什么原因?怕你不听话,再跑过去寻死嘛。”

    “……”顾珩瞬间脸黑。

    什么叫跑过去寻死?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其实,大宗主那个人的性格,你不去招惹他就好了嘛。”素衣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住了,“清漪担心你又追过去,所以,就让我过来看看你,免得闹出事情来,主子会担心你。”

    “两位小姐放心,我不会再多加冒犯了。”顾珩心中有点无语。

    既然如此,就好好告诉他,何必大费周章,惹得他浑身不自在。

    “真的?你不会再去追主子?”素衣显然不太相信顾珩的话。

    “当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顾珩无奈地说道。

    别人都担心到来监督他了,他哪里还好意思到处乱跑?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2839/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