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晚上的时候,白墨还真的跟着萧穆春回来了。

  因为早上出门时他就这么说了,所以向柚柚也没有感到很意外。

  不过她也悄悄的问了萧穆春,去白家谈的怎么样。

  他说挺好,白家父子基本达成共识。

  向柚柚很开心,结果好就行,别的她也不用操心了。

  “白墨的事情终于算告一段落了,芷蓝的事情能再解决的话,就皆大欢喜了。”躺在床上,她忍不住感慨道。

  “你的闺中密友终于给你打电话了?”萧穆春问道。

  向柚柚的心思,他一直都明白。

  虽然这几天不声不响的,其实就盼着好朋友的电话呢。

  “打了。”向柚柚叹了声。

  萧穆春随口道,“她跟洛则怎么样了?”

  其实从向柚柚的情绪上都可以猜的到,应该不顺利。

  向柚柚闷闷的,“跟洛则是没问题,跟她爸有问题。”

  “清官难断家务事。”萧穆春摇摇头。

  今晚陪白墨回去跟白衍浩谈,他是充分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各说各的理,谁都不容易。

  “别想了,睡吧。”他给向柚柚盖好被子。

  “睡不着。”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就睡着了。”

  萧穆春边说边做示范。

  结果是,他真睡着了,向柚柚侧着脸看着他就这么睡着了,一脸惊诧。

  这就是传说中的秒睡吗?

  萧穆春睡了以后,没人陪她说话,向柚柚无聊着无聊者,竟然也睡着了。

  而且这一夜睡的还挺踏实。

  可能是下午没睡午觉的原因。

  前几天都还做个梦什么的,这天晚上连梦都没做,直接睡到了天亮。

  醒来的时候床上就剩她自己了,萧穆春早就不见了。

  “起这么早。”向柚柚自言自语了一句,起床洗漱。

  换好衣服,准备下楼去,刚拉开房门就看到白墨站在门外,手停留在半空中,看那姿势像是正要敲门。

  “早,小墨。”向柚柚很自然的跟他打招呼。

  “早。”白墨嘻嘻笑,“我正要敲门呢,你就开门了,真巧。”

  向柚柚看着他,“找我有事?”

  现在萧穆春又没在这儿,应该是在楼下吧,白墨上楼来敲门,肯定是找她了。

  不过他的事情不都解决了吗,应该没什么事情需要找她吧?

  “没事,就是叫你下去吃早餐。”白墨笑的很阳光。

  向柚柚觉得,这是它最近这些日子在白墨脸上看到的最灿烂的笑容了。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连笑容都变了。

  两个人前后下楼,向柚柚视线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没看到萧穆春。

  “你哥呢?”她问白墨。

  白墨很随意的答道,“他去公司了啊。”在他看来,似乎这并不稀奇。

  “这么早?”向柚柚微微皱眉。

  难怪是白墨去叫她吃早餐,原来萧穆春没在家。

  如果他在的话,肯定是他去叫,而且一般他也不会叫,因为不想吵她睡觉,只会让人把吃的留好,或者等她醒了到时再做。

  “公司有事,这几天他们都特别忙。”白墨咬着三明治。

  “他们?”

  “是啊,外公都亲自出马了,今早上好像我爸都去了。”

  向柚柚神色凝重,“萧氏集团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吗?”

  她这两天没去公司,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白墨虽然不是萧氏集团的人,可是起码他昨天去了,还在那儿待了一天,所以向柚柚觉得他可能知道一点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外公都参与了,应该事情不小吧。”白墨回答道。

  向柚柚自语道,“都没听你哥提呢。”

  “他肯定是怕你担心,所以没说吧。”白墨想了想,又道,“再说了,生意的事咱们也不懂,插不上手,帮不上忙,知道不知道其实都一个样。”

  “你可真没心没肺。”向柚柚望着他,一脸无语。

  白墨无辜道,“实话不好听,不然那你说,我们能帮上什么?”

  向柚柚无言。

  好像确实帮不到什么。

  可能还会添乱。

  因为知道了,必定会跟着着急上火。

  别人还要反过来操心她。

  可是让她置身事外,当作什么事都没有也不可能啊。

  现在想想萧穆春昨晚一下子就睡着了,一定是太累了。

  可是在她面前,还要装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你昨天在公司,就没听说点什么吗?到底是什么问题?”

  向柚柚迫切的想要知道。

  但是她又不能打电话给萧穆春,他一定在忙,这时候打扰他才是添乱。

  所以只能问白墨。

  “好像就是订单的问题吧。”白墨其实也不确定,“我就听他们来来回回说到什么订单订单的,然后四哥一直在会议室,具体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外公也出面了,外公昨天也去公司了吗?”

  “昨天没去,今天才去的。”白墨怕她一直问,干脆主动坦白了,“是四哥早上走的时候说的,说外公在公司等着了,他要马上去。”

  “你慢慢吃着。”向柚柚跟他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餐桌。

  “柚柚姐,你不吃啦?”白墨叫她,她没回应。

  白墨跟过来,“你别不高兴啊,柚柚姐,到时候四哥知道了,肯定要臭骂我一顿,他不许我跟你说。”

  向柚柚白他一眼,“我没不高兴。”

  傻吗,她这是不高兴吗,她是担心啊。

  真不知道他的语文是谁教的。

  “你放心好了,没有四哥摆不平的事,况且还有外公呢。”白墨倒是一点不担心。

  虽然这话听着好像挺有道理的,可是向柚柚真的不敢想的太乐观。

  因为其实她和白墨对萧穆春的看法一样,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

  在集团工作一年多,向柚柚从来没见到有什么事能令萧穆春这样的重视。

  说明真的挺严重的。

  甚至都需要穆丰出马了,能不能摆的平真的很难说。

  因为背景雄厚,所以跟萧氏集团合作的客户其实都很给面子,不算太难对付。

  这次,总感觉是摊上什么大事了。

  萧穆春那儿,向柚柚不敢去打扰,白墨这儿又问不出什么。

  忐忑了一天,终于等到萧穆春下班回来。

  看到他进门的一霎那,向柚柚悬着的心有片刻的安稳。

  还能准时下班,说明情况不算太糟吧。

  他走过来,看到她微皱着的眉头,不禁问道,“还在为董小姐的事发愁?”

  向柚柚摇头。

  他又道,“为白墨?”然后疑惑道,“这小子现在不是没事儿了吗。”

  “什么呀,先别说他们了,你还是说说你吧。”向柚柚心急如焚,没心情跟他绕圈子。

  萧穆春奇怪道,“我怎么了?”

  “公司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向柚柚直截了当的问道,“你别瞒着我啊。”

  “你说公司的事啊,也没什么大事儿。”萧穆春一语带过,不太想聊这个的感觉。

  也没什么大事儿……听到这句话,向柚柚都无语了。

  “没什么大事,你整天忙成这样。”

  “这两天是有点忙,不过已经忙完了,明天我就休息一天。”萧穆春勾唇笑笑,低声道,“是不是嫌我太忙,没空陪你啊?”

  向柚柚把他的手推开,“问你正事呢,别跑题。”

  有没有搞错,她在这儿担心的不得了,他竟然还有心情说这些有的没的。

  “我说的也是正事啊。”萧穆春很无辜。

  他觉得没有什么比陪她更重要的正事了。

  有工作没办法,工作告一段落,休息陪老婆不行吗?

  怎么就成跑题了。

  “白墨都跟我说了,公司出了大问题,外公都出动了。”向柚柚看他就是不正面回答,索性直接说穿了。

  白墨一听把他出卖了,哧溜就上楼了。

  还不走等什么,等四哥拿他出气吗。

  “原来是白墨这小子说的。”萧穆春看看空空的楼梯,心道,算你跑的快。

  “你别想着报复,快点给我说清楚。”

  “是出了点状况,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

  向柚柚盯着他,“真的解决了?”

  “当然。”如果没解决,他哪能休息呢。

  “我不问,你就不说,我一问,你就说已经摆平了,”向柚柚瞪着他,“谁信啊。”

  萧穆春无奈了,弱弱的解释,“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真的。”

  他不喜欢把公司的事情带回家,让大家跟着一块烦忧,何苦呢,没必要。

  而且又不是不能解决。

  想不到白墨嘴快,告诉向柚柚了。

  幸好解决了,不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向柚柚说。

  “那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向柚柚觉得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问问清楚就知道了。

  “一批货出了点问题,惹客户不开心了,过来投诉,还想要巨额赔偿,就这么简单。”

  “巨额是多少?”向柚柚追问。

  能被萧穆春称作巨额的,肯定少不了。

  该不会是天文数字,直接能把萧氏赔破产的吧。

  “他想要货款的三倍赔偿,大概几个亿吧。”萧穆春很认真的回答。

  几个亿,倒也称得上是巨额,不过也并非萧氏不能承担的。

  “那外公出面,他能少要点?”

  “问题不在于钱,而是投诉。”萧穆春认真给她解释,一点没有敷衍的意思,“他是地地道道的外商,还是某国的皇室成员,他要投诉,就算是无理取闹,也会引起重视,所以必须平息他的怒火。”

  “我明白了。”向柚柚若有所思。

  萧穆春轻笑,“真的明白了?”

  她这个小脑瓜,萧穆春真的怀疑,她懂不懂哪里才是重点。

  :。: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270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