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绣淡声道:“这是禁煞符,倘若孔雀白族内再出现阴煞,此符可将其锁住,保证你们族内其他人不会被侵蚀。”

  白展连声道:“谢谢云会长。”

  不是他们懦弱,而是名医宗会做为第一大宗派,是极其值得依附的。

  再加上那妖狐是妖族,他们孔雀白族亦是孔雀神的后代,也算是同源同宗了。

  没想到白新月这个丫头太认死理,居然把云锦绣直接给得罪了,真是不像话。

  此刻。

  白新月冲出了偏殿,直奔宫懿书房。

  她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已冲进书房内,却见书房内空无一人,便身形一动,直接进了内室。

  慕容晴儿正在给小光擦额头上的冷汗,猛地看到白新月闯了进来,一下子站起身来,怒声道:“白新月,你怎么能乱闯懿哥哥的书房!”

  白新月冷嘲:“他的书房便不能闯了么?我不仅要闯,还要将他的狗窝给烧了!”

  慕容晴儿脸色一变,“你是不是疯了?”

  白新月直接抬手,一团火焰窜出,只听“呼”的一声,火焰直接扑向了书架。

  那书架之上,放着许多的书籍和资料,书案上还有许多折子。

  这些东西虽然都不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可却都是宫懿花时间整理出来的。

  慕容晴儿一声惊呼,直接向书架扑去。

  她便往口袋里装书册子,边扑火,可白新月显然已经盛怒到极点了,根本不管火焰蔓延到了内室,小光几乎是瞬间,被火焰吞噬。

  “小光!”

  慕容晴儿脸色变了,她实力当然没办法跟白新月相比,此时此刻,又想护住这些书册子,又想救小光,连自己的衣裙被点燃了都不知道。

  宫懿冲进书房之时,白新月一眼便看到了他,二话不说,拔剑就冲了过来。

  宫懿直接避过她的攻击,看也不看她,便窜进了内室。

  慕容晴儿正在用力的扑小光身上的火焰,还未回神,人已经一把被宫懿抓住了腰,连带着小光一并给拎了出去。

  “宫懿,你站住!”

  白新月怒声开口,再次向宫懿冲来。

  宫懿身形一定,体内磅礴的力量直接将白新月给推了出去。

  院子内,学徒们纷纷奔来灭火,白展也刚好赶来。

  宫懿将小光和慕容晴儿放在地上,随手拍灭慕容晴儿还在着火的小辫子,才瞥了她一眼。

  慕容晴儿眼眶红红的,“懿哥哥,我真没用。”

  她拎着口袋,将他的书全倒了出来,但还有很多没来得及收起来,就这么给烧了。

  慕容晴儿伤心道:“那都是你辛苦整理的啊!全给烧了!”

  她一张脸全是灰,又愤怒又伤心,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宫懿半响微微的笑了笑。

  慕容晴儿被他笑的一愣,他怎么还能笑。

  宫懿道:“烧便烧了,你慌什么。”

  慕容晴儿难受的不行,“那些资料很重要吧?”

  宫懿道:“我都记住了。”

  慕容晴儿张口结舌,“可是……”

  宫懿道:“晴儿妹妹,下次遇到危险的时候,请先保护好自己。”

  他顿了一下,抬手递给她一块帕子。

  慕容晴儿呆怔怔的将手帕接了过来,擦了擦自己的脸,却郁闷的恨不得钻地缝里。

  宫懿这才站起身,看着地上挣扎的白新月,又看向白展道:“白门主将她带回吧,我名医宗会,还不欢迎这样的参赛者。”

  白展看着那书房的大火,简直说不出话来。

  他气急败坏的一把将白新月拎了起来,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孽畜!”

  白新月被打的一个踉跄,嘴角便出了血。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展,良久无比愤恨的向宫懿看去。

  宫懿却没看她,只是蹲下身子,给小光清理伤口。

  白新月微微咬紧了唇,良久道:“宫懿,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

  宫懿目光微淡的看她一眼,“你已经失去理智了,悬崖勒马吧。”

  白新月道:“你根本就没有公正的看待过我,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的不是?”

  她愤然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快步离开了。

  “少主,书房的火扑灭了,虽然烧毁了不少东西,可墙体还未遭到损坏。”学徒跑过来急声报告。

  宫懿微微点头道:“收拾一下吧。”

  他又将小光扶起来,“能不能走?”

  小光身子没什么力气,却还是点了点头。

  宫懿这才看了慕容晴儿一眼,随手扯了件衣袍丢在她脑袋上,“回去收拾一下,不要乱跑了。”

  他并未停留便带着小光走开了。

  慕容晴儿看着他的背影,过了一会将身上的衣袍裹紧了,才转身往远处跑去。

  这时,小光却回头看了慕容晴儿一眼,眼底滑过一丝微暗的杀意。

  *

  云锦绣看完小光的伤势后,皱起了眉头。

  “白新月再这样偏执下去,怕是心智都要被侵蚀了。”

  她松开小光的手腕,淡声道:“小光体内的阴邪也变强了。”

  小光有些害怕道:“云会长,我会死吗?”

  云锦绣扫了他一眼,“你若是压制不住这阴邪的话,会死。”

  小光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云锦绣道:“为了你娘,你也要战胜这东西。”

  她发现这阴邪不断的侵袭小光的心智,不知道那阴邪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比之前还要严重了。

  若是尊老解决不了的话,她便只能动用自己的本体了。

  感知到本体如今的状态,云锦绣还真是不想轻易的惊动。

  这次若是不受干扰的话,自己很有可能有大的飞跃。

  宫懿道:“母亲,是我大意了。”

  他的书房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也没做什么防御,也正是因这个疏忽,才白新月有了可乘之机。云锦绣笑道:“这个白新月,虽性子执拗,倒也不是个坏姑娘,只是被阴煞侵蚀,性格里不好的一面就被无限的放大了,懿儿,你若是对她有念想,便找个时间将她从泥潭

  中拉出来。”

  宫懿一愣,“我对她,没有念想。”

  云锦绣道:“她跟以前那个小姑娘挺像的。”

  宫懿道:“母亲会将两个样貌相似的人当做同一个人吗?”

  云锦绣被他问的哑口无言,过了一会道:“娘不插手你的事,只是你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认清自己的本心。”宫懿微微点头,“母亲放心。”

  :。: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2674/3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