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珠顿了下,回头看了眼韩允钧,韩允钧点她点头,她狠了狠心,才道:“因为那鬼祟是那些人自己付出代价请回来的,他们自愿将身体让给了鬼祟使用。他们就成了鬼祟最好的挡箭牌!”

  这下,皇上真的没忍住,直接掀翻了案几,几上的杯碟碗器砸了一地,他眼睛里泛着血丝,恨恨的瞪着萧明珠:“这不可能!”

  萧明珠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皇上的反应会这么大。但话已经说出口了,她也没想再收回的意思,站起来后,还道:“为什么就不可能,世人能求神拜佛,祈求心想事成;自然也有人剑走偏锋,去与那鬼祟打交道!”

  韩允钧立将让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紧紧护住他,果不然,皇上狠狠的将身边能拿到的东西尽数摔坏了,还气呼呼的踹倒了两椅子一个花架。

  “父皇……”韩允钧大喊了一声。他的声音似乎唤醒了在暴怒中的皇上,皇上看着他,整个人僵硬住了,随后双手抱着头,跌坐在榻上,嘴里低声喃喃:“这不可能……不可能……”

  萧怀恩忙过去查看皇上的状况。

  萧明珠被皇上突然发狂样子吓得有些厉害,她往韩允钧的怀里缩了缩,不安的追问:“父皇他……怎么了?”

  她明明没说什么啊,也没有说错什么,父皇为什么会气成这个样子?

  “要不要叫知夏,或者太医?”

  韩允钧拍了下她的后背,比了个手势让她不要做声,然后他走过去在皇上面前单膝跪下,双手放在皇上的膝上,仰头唤道:“父皇,我在这里。”

  皇上听到了他的声音,慢慢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紧抱头的双手放到了韩允钧的双肩上,仔细地打量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才说话:“怀恩,你带她出去。”

  “父皇……”萧明珠有些犹豫,她不放心韩允钧独自跟现在这种状况的皇上在一起。

  韩允钧回头,给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乖,听话。”他的语气中,有一份不容置疑。

  萧明珠一楞神的机会,就被萧怀恩强行拽出了屋子。

  萧怀恩见萧明珠还楞楞地看着紧闭的房门,他向程公公点头示意后,拽着萧明珠到了旁边的书房里。反手将门严实了,才生气地轻弹了下她的额头,低声道:“有些事儿不该你知道的,少掺和。”

  皇上要与韩允钧说的话,只怕是皇家辛秘,明珠即使是皇家妇,有些是不方便知道。知道得越多,越危险!

  “可是,爹……”萧明珠还是很不安,她头一回见皇上发这么大的火。

  萧怀恩脸上有些古怪之色,低声道:“皇上不会伤害王爷的。”刚刚他看得很清楚,失控的皇上因王爷的两次喊声,都有了清明的反应。不过,能让皇上失态的事,必定不小。

  见萧明珠满脸的不甘愿,008道;【BOSS,我们可以偷看啊。】说着,它就将画面切了过来,萧明珠楞了一下,咬了咬牙,将画面强行关闭了。

  008吓了一大跳:【BOSS……】BOSS不是想看吗?为什么又不看了。

  038白了它一眼,骂了句:“蠢货。”

  摆明了王爷不让怎么会违背王爷的意思。

  不过,它偷摸着对008道:“王爷没说我们不能看,BOSS也没说,我们可以偷偷先看,BOSS不问,我们就不说,也不算违背了他们的意思,若有王爷有危险,我们也能及时通知BOSS。”

  “你……”008跳了起来,它这是要阳奉阴违吗?

  虽然以前它跟张楠楠的时候,也常做这种事,但跟了BOSS之后,可从来都没敢开过这种小差。

  008最后还是被038给说动了,不过,它也打了自己小算盘,准备等皇上一走,就向BOSS坦白,随后,再删掉关于这一段的所有记录。

  都不知道,它们的悄悄话,还有各自的小心思,都如实的传到了萧明珠的脑海里。萧明珠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它们。

  正房里,皇上紧紧抓着韩允钧的手,看着他不停的叹气,韩允钧都感觉得出来,父皇不是在看他,而是在透过他的脸,看某个人一般。

  他……像楚家人更多一些,尤其是眼睛,难道……他心狠狠的跳动了两下,眼睛中流露出紧张和不安。

  过了良久,就在韩允钧都快没耐心了,想要追问的时候,皇上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才道:“阿钧,实际上明珠说的那种事儿,朕以前就遇到过。”

  他这话说得很突然,有了些心里准备的韩允钧都懵了。

  皇上又沉默了良久之后,才道:“当初在藩地的时候,她和皇后同时有孕,一场意外,她受了重伤,朕都以为危险了,她竟然奇迹般好了起来,虽然之后她的身子骨还很弱,却一直撑到了生产那日。”

  韩允钧也变了脸色,难道,父皇真的发现了什么?

  一直留意着韩允钧神色的皇上,自然没有错过韩允钧眼中流露出来的惊讶,他点了点头:“不错,朕与她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对她的性情,一些习惯动作都再熟悉不过了。自然认得出来,重伤苏醒过的人,绝不是她!”说到这,他的语气狠厉了起来,眼神也阴暗了许多。“从长相到高身,从胎记到伤疤,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感觉不对就是不对!”

  “开始朕以为是自己魔障了,可是与她相处越久,那种感觉越明显。朕不露声色的留意着她,观查着她,渐渐还是发现,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在许多的细小事上,流露出来的神色和习惯都不一样了。朕开始是觉得她有孕受惊,想得太多,犯了臆想症,可后来,我却觉得她是被某种东西上了身!”

  啧,皇上的脑洞,还真大。008眨着星星眼,不愧是王爷的亲爹,脑子就是脑子。

  038而听得心惊胆颤,那个时候它和白莲可没发现这位皇上有什么不妥之处。不过,当时还是王爷的皇上很忙,几乎大半的时间都在前院处理公务,极少回到后院来。但凡他得了什么好东西,即使王后那边没有,都会让人送一份给白莲的;只有一有空,他都会来白莲的屋子里坐一坐,而且每次一见面,他都是甜言蜜语的诉说相思之苦。

  正是他的这种态度,白莲在王府里过得比王后还要好几分。

  :。: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2332/1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