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有人听见周沫的声音,捡起了电话,同电话这边的周沫说:“请问,你是刚刚摔倒这位姑娘的朋友或者家人吗?”

  “对的,对的,我是她的朋友,她现在怎么样啊?”周沫焦急的询问。

  “她摔到了,肚子很疼,而且有些流血了,我们现在送她去医院。”

  “好的,谢谢你们啊,你们现在在哪里呢,我马上赶过去啊?”周沫一边穿衣服,一边急急忙忙的往外面走。

  就在这个时候,盛南平恰巧从公司回来了,一看周沫风风火火的往外面走,什么都没有问,就陪着周沫出来了。

  周沫按照电话里好心路人提供的地址,快速的赶往医院来。

  周沫到了医院后,杨子晴已经被推进了检查室里面,医生告诉了周沫的检查结果,杨子晴怀孕了,因为摔了这一下,杨子晴很可能会流产。

  ”杨子晴怎么会怀孕呢?而且已经四十多天了啊?”周沫很是疑惑的看着盛南平,她会算计的,杨子晴怀孕的时候,他们正在秦长风的医馆那边。

  盛南平一看周沫用那样疑惑的目光看着他,吓得心里一突突,很明显,周沫在怀疑是他的人伤害了杨子晴。

  他抿了抿唇,说:“我想,这个孩子应该是小康的。”

  盛南平知道小康和杨子晴被绑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按照时间算计,这个孩子真可能是小康的。

  但是,周沫不知道那中间发生的残酷事情,盛南平也不敢告诉周沫,只能提心吊胆的的紧张着。

  “我想也应该是小康的。”周沫对杨子晴的人品还是非常了解的,知道杨子晴不是乱搞的。

  “我去给小康打电话,叫他过来问一下。”周沫心中着急,不管杨子晴这个孩子能不能抱住,她都不能让杨子晴再受伤害了。

  周沫想了,自从杨子晴跟她在一起,这些年经历了很多磨难,她没有给杨子晴带来庇护和好运,也没有保护好杨子晴,她很是自责的。

  她给小康打了电话,听着小康焦急的声音,基本可以确定小康是知道杨子晴怀孕的,这个孩子百分之九十是小康的,周沫心里还稍稍好受一些。

  杨子晴有了小康的孩子,小康好像又很在意杨子晴的,杨子晴可以嫁给自己爱的男人,这样对杨子晴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果。

  小康听说杨子晴流了很多血,闭了闭眼睛,对周沫说:“小嫂子,我可以进去看看杨子晴吗?”

  “等一下,我有事情要问你。”周沫很严肃的叫住了小康。

  站在旁边的盛南平和大康,瞬间就把心提了起来。

  大康刚刚只够开车赶来医院,他忘记告诉小康了,周沫不知道小康和杨子晴是在被米宝儿绑架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

  盛南平一看大康的神色,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也无比的紧张。

  刚刚周沫见杨子晴摔倒,可能引起意外流产,已经非常心疼杨子晴,非常愧疚自责了,如果再知道孩子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来的,杨子晴这段时间一直在委屈,隐忍,周沫定然会更加自责,懊恼的。

  还好,小康是个足够聪明,反应又快的人,他一看盛南平和大康的脸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依照盛南平对周沫的宠爱,一定不会把那么残烈的事情告诉周沫的,而且,如果周沫知道了杨子晴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早就会来找他算账了,他也不会等到今天才知道真相。

  “小嫂子,你有什么事情要问啊?”小康很是镇定的面对周沫。

  “你.......”周沫想问问小康,忽然觉得大康和盛南平在旁边不太方便,招呼小康到一旁,“你过来,我跟你单独说话。“

  盛南平心疼媳妇,那是真心疼,立即阻止周沫,“你别动了,走来走去很累的,有什么事情你和小康在这里谈,我和大康到那边坐坐。”

  小康心里这个笑啊,盛南平真是太心疼老婆了,他也跟着借光了,省着一瘸一拐的走路了。

  周沫见盛南平和大康走了,低声问小康,“你说,你跟杨子晴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艾玛,我的小嫂子,这种事情我们还能跟你打个报告吗!”小康很是好笑的看着周沫。

  “你别嬉皮笑脸的!”周沫怒目看着小康,“这种事情,杨子晴是吃亏的,你是占便宜的,你占了便宜还不告诉我,你什么居心啊?想欺负人啊?”

  小康真是痛苦死了,他倒是想欺负人,但关键是欺负人那么美好的时刻,他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啊。

  他很无奈的看着周沫,吭吭哧哧的说:“嫂子啊,男欢女爱是两情相悦的事情,不存在我欺负杨子晴的......”

  “怎么不存在啊,你油嘴滑舌,油腔滑调,满肚子坏水的,就是你在欺负杨子晴,不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杨子晴怎么不告诉我啊,如果这次不是她摔到了,住院了,我还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你呢?

  还有,既然是你们两厢情愿,她怀孕告诉你了吗?你知道吗?”

  小康见周沫都有些急了,周沫的声音也突然拔高了,不远处等着的盛南平一直在往他们这边看,以为他把周沫惹生气了。

  他真吓坏了,急忙说:“小嫂子,我知道杨子晴怀孕了,她跟我说了,我们正商量这什么时候告诉你,然后准备结婚呢!”

  “你说得是真的吗?”周沫有些不肯置信,小康这个人太油滑。

  “当然是真的了,千真万确的!”小康现在哪里敢说是假的啊,他必须得拿出一个姿态来,不然周沫一生气,盛南平不定得怎么收拾他呢。

  “哦,这样就好。”周沫听说小康知道杨子晴怀孕的事情,而且两个人都已经准备结婚了,那她也不能在中间枉做小人了。

  周沫这样质问小康,也没有别的意思,她也不想多管,主要就是不想让杨子晴吃亏,想让杨子晴获得幸福。

  “好了,既然你们都商量结婚了,你就进到病房去看看晴儿吧,我想她醒来想见的人一定是你的。”周沫终于肯放过小康了。

  “好嘞,谢谢小嫂子。”小康此时还不能确定杨子晴醒来是不是想见到自己,只要能逃开周沫的身边就好了。

  小康进到病房里面,杨子晴还在昏睡着。

  他坐在杨子晴的病床边,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恐惧,不住的祈祷着,希望杨子晴和孩子都平平安安的,

  杨子晴这些日子太过疲惫,压力太大了,心里憔悴,不然依照她的身体素质,也不至于跌一下就会要流产。

  这时候,有医生给杨子晴进来做检查,因为盛南平来了,这里的医院的院长都来了,负责杨子晴的是医院的妇科主任。

  妇科主任知道小康的身份,本就有压力,看着小康阴沉的俊脸,更加有压力了,谨慎的对小康说:“患者是先兆流产。”

  小康微微点头,“大人会有危险吗?有办法保住孩子吗?”

  “我们已经为患者进行了处理,大人没有任何危险了,但胎儿不一定能保住。”妇科主任看着小康的脸,小心翼翼的说。

  小康攥了攥拳头,他咬紧牙根,“我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无论用多贵的药,无论花费多少钱!”

  小康的样子令妇科主任不自觉打了个寒噤。

  老大啊,我们没招没惹你,你们自己折腾流血了,凭啥让我们给偿命啊!

  当然,这样的话妇科主任不敢说,只是老实点头答应。

  大康这时候也走了进来,一看见小康有些失去冷静了,连忙走过来,将妇科主任从小康面前解救出来,安慰小康说:“总裁已经找了这里的院长,另外还联系了国内最好的妇产专家,马上会组成专家团队,研究佰小姐的治疗方案,孩子定然会平安无事的。”

  小康心里发慌,这个时候他只能假装大康是金口玉言了。

  他回到病房陪着杨子晴。

  杨子晴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着,手上扎着吊针,脸色发白,长黑睫覆在脸上,像停下翅膀休憩的蝶。

  小康握住杨子晴的小手,盯着这个让他又爱又气的小丫头。

  大康已偷偷的告诉小康了,杨子晴知道怀孕后,想偷偷把孩子做掉。

  这个小丫头多可恨啊,怀孕了不告诉自己,还想偷偷害死他们的孩子。

  一想到这个,小康都想揍杨子晴。

  平心静气后,小康慢慢理解杨子晴不想要孩子的心情,她还年轻,并且没有自己的陪同和认可,她的人生刚刚起步,她一个人没办法抚养孩子长大。

  现在,他知道孩子的事情了,就绝对不能容许杨子晴胡来,他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盛南平知道周沫担心杨子晴,他动用了一切人际关系,为杨子晴寻找国内最好的最权威的妇科医生,派私家飞机去接专家过来。

  在盛南平高压的催促下,国内最高水平的医疗团队迅速组成,为杨子晴进行了会诊检查,研究后拿出治疗方案,对杨子晴进行治疗。

  经过一夜的治疗观察,杨子晴的情况稳定了,胎儿暂时也没有大碍,但杨子晴必须留在医院保胎静养些日子。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1539/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