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你如今有了身子,行动不便。若是可以的话,先好好养一阵子可好?待你身体康健了,到时候你爱去哪儿便能去哪儿,我们决不阻拦你。”

  乔木听他如此说,秀眉微微一挑,“你知道?”

  琴大不由无奈一笑,“我之前找了好几名大夫,给你看过身体情况,怎会不知呢。”

  乔木见他答得还算诚恳,便点了点小脑袋。

  装作不甚在意地问道,“我在这里的消息,你放风声给琴昕了?”

  琴大公子连忙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说。”

  不知为何,乔木竟微微松了口气。

  她现在这种不太好的情况下,委实不愿意见到琴二,见了面也感觉无话可说,更加不愿意与此人多做纠缠。

  一切等她神识有所好转之后再说,暂且先按兵不动。

  ……

  左澜山的神识铺开,逛了一圈回来,一无所获。

  转头冲墨莲和鳯琛二人摇了摇头,“以老夫拙见,肯定是你们俩小子多虑了。”

  这祭海深渊他又不是没呆过?

  都呆过多少年的地方了,祭海深渊里有什么蹊跷古怪,他老人家能不知道?

  两个小年轻就是想得多,那是因为他们初来这祭海深渊,不习惯、恐惧而已。

  呆习惯了其实也就那样,哪儿呆着不是呆呀。

  墨莲瞥了人蛇一眼,沉默了一瞬,忽而问道,“既然你能脱离出祭海深渊一次,是不是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你想太多了。”人蛇面无表情说道,“老夫前次之所以能顺利离开,是因为有人召唤了老夫。”

  “再说了,祭海深渊这股深沉的压力,是不可能会放过我们这些人的。”

  “一旦掉进祭海深渊就别想活着走出去。”人蛇说到此处,脑袋都忍不住耷拉了下去。

  说实话,他已经记不清在这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五指的鬼地方,呆过多少个春夏秋冬了。

  若一定要他回忆的话……

  呃,大多时候,他似乎都在冬眠,不怎么睁开眼睛,也无从去感受到外界的变化。

  “爬不出去的。”人蛇垂头丧气地说道。

  这货大概从这儿爬了不止一次,次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墨莲和鳯琛看他表情黯然,不由双双瞟了他一眼。

  “此路不通,又不代表其他路也一样不通。”墨莲抬步往前走了一段路,忽地停下脚步问道,“这里附近有地下水源?”

  人蛇侧耳聆听,蹙眉想了想,点点头道,“应该是吧。”

  “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我之前虽然被关押在祭海深渊内,可你们也看到了,地底深渊内道路四通八达。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我被关押在哪里。”

  “那你受到召唤后,如何出来的?”墨莲敏锐地察觉到这个问题。

  人蛇一愣,随即说道,“我当时似乎看到一点光,一直在眼前飘着,如同引路明灯,一路指着让我随之而上。”

  墨莲沉吟一番,喃喃自语,“这真得是龙仟所谓的召唤?”

  鳯琛蹙了蹙眉,“水声似乎越来越大,我们过去看看。”

  “这地底深处,莫非还有什么聚集地?”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1434/9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