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吧,把自家夫人的情况往谢母那里报,多少有些吃里扒外的嫌疑,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夫人怀着双胎,事无大小还是先知会声谢家太夫人吧。

  采薇得了谢显临走时的吩咐,就怕萧宝信硬撑。

  “夫人哪,擦把脸哪?”她讷讷地道:“嘴角还有饽饽渣呢……”

  其实她想说,夫人!刚强起来!

  你是谁也倒不倒的钢铁巨人,不要让一封信给击垮啊,她们手足无措的。

  萧宝信愣了半天才算把采薇的话给消化了,唔,把采薇留下没嫁出去果然是对的。有这么个宝货,不晓得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一句傻话,就能把她给整无语了。

  看吧,说完那话人家扭头就出屋了。

  半晌打了一盆温水过来。

  萧宝信心里再有什么拧巴的也都被击溃,烟消云散了。

  “夫人,是想念郎主了?”采薇试探地问。

  有梅斜了这位一眼,对,刚岔过去你再旧话重提,别让夫人给忘了。

  木槿默默地把帕子浸湿,然后轻轻给萧宝信擦了擦嘴角。

  “无事。”萧宝信轻轻摇头,如何能看不出几个丫环深恐她又掉金豆子,一个个都急急地看眼色呢。包括最不会看眼色的有梅,她这一回双胎,算是把有梅给练出来了,漂亮话还是不会说,起码不再时不时怼出一句把她噎个够呛了。

  其实萧宝信哭,倒不是谢显那信里说了什么感人肺腑招人眼泪的话。

  再克制也没有了。

  只不过是交待他们走到了哪里,大概何时会到下邳,然后又问她日常生活,叮嘱她小心注意。

  大抵他写信的时候还没有收到谢母派人传达给他的口信,不知道谢婉有了身孕,信里倒是只字未提。

  很简单朴实的话,关切如常。

  可她能感知到人写信时的情绪啊。

  那满满的恐惧,在她接到信的那一刻,她就感同身受了谢显在这些平实的话语中试图隐藏不想为她所知的恐惧。

  只有她知道,他对她这一胎有多恐惧。

  里面夹杂着浓浓的歉意,他没有办法陪在她身边。

  更怕他不在身边,她出了万一可怎么办,信里情绪太复杂,她根本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述。

  而这些,都是在谢显明知会泄漏,而已经一再克制之后被她感知到的。

  他想写信,又不敢写,又想写。

  不知纠结了多久之后,才下的笔,她都想得到。

  所以哭了,为他的这份心。

  萧宝信虽说了无事,可采薇却不敢真当无事听着,转头就和谢母回禀了。

  谢母一琢磨,只怕这是想阿郎了,怀着双胎又不同以往,肚子越来越大,身子也越来越不适,怕是表面上看着刚强,心里也是怕的。

  看来自己这安抚做的还是不甚到位,于是除了日常更加关切之后,也给司空府递了话,让谢夫人得空了就过来坐。

  袁夫人刚死没多久,萧宝信还在守孝期,谢夫人也是顾着礼节,哪怕再心疼闺女也没怎么上门。

  这也是替闺女着想,怕被人说闲话,也怕婆家不满意。

  如今得了谢母的话,谢夫人直接就毛了。

  孝期啊,突然传这么个话是什么意思,可别出了岔子。得着消息当天就和传话的管事婆子一道回来了。

  谢母一看那婆子一言难尽的脸立马就明白了,这是非常时期,只怕自己传这话是吓着谢夫人了。

  连忙解释:

  “亲家夫人别担心,宝信无事。我就是琢磨着阿郎不在建康,她每日里憋闷在家里,也怕她憋坏了。再者……咱们这双胎也和别人不一样,怕她闷坏了,所以我老婆子就作主将亲家夫人请来,和宝信说会儿话,宽宽心。”

  谢夫人一听,心就放心了。

  她就是这样单纯的人,谁说话都当真的听。

  尤其谢母,眼见就能见着亲闺女了,还能诓她不成?

  再实诚没有的一个人了。

  谢母算明白了,萧宝信股子里有那么一股子娇憨到底是随了谁了,亲娘呗。只不过比她亲娘有主见,又尖锐。

  “有太夫人如此待宝信,我是一百个一千个放心。对谁我都说谢家太夫人最是宽厚,慈爱了。”谢夫人真心地道。

  她有一种魅力,说什么话都让人觉得是出自真心。

  谢母笑呵呵地道:“这话让你说的,宝信是你闺女,还不是我谢家孙媳妇嘛,咱们不待她好,等谁好?”

  “我就不多留你了,赶紧去看看宝信。这几天我看她心情不大好,那个……你知道她不能摸吗?”谢母一犹豫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嗄?

  “不能摸?啥不能摸?不能摸谁啊?”谢夫人直接懵了。

  她,是说宝信?

  为啥要摸她家宝信。

  谢母一拍大腿,妥了,果然连亲娘都没说。

  但她知道。

  老太太心里得意了。

  虽然也知道不和谢夫人说肯定是有不和谢夫人说的理由,但就是禁不住高兴,被信任的感觉。

  “……我说啥了?老了,说了前句忘后句的。行了,你快去吧,我老婆子就不拉着你话家常了,今天就留下了用晚膳,多待会儿。”

  谢母直接放话留人,也免了谢夫人不好自作主张的。

  谢夫人到老也没搞清楚谢母那话的意思,见了萧宝信还直犯嘀咕,莫不是真老了?

  怎么就不能摸了?

  谢夫人上手摸摸萧宝信:“胖了,气色也还不错。”

  叹了口气,真看出来了,谢家是待萧宝信真上心。

  甭管外界纷纷扰扰,说谢家不守规则,说萧宝信不尽孝道的,起码她这当娘的看了放心,没折腾着。

  换二儿一家婆母死了,管你怀了几个照跪不误,人家怎么守灵哭跪你都得照着原样来,你不哭晕了都不算你哭过。

  这个世道对女子就是这么狠。

  “你阿爹就说你嫁对人家了,真就是。”谢夫人感慨:“得亏嫁给了玄晖啊。”就是这生孩子的能力太强悍,折腾的是闺女,也就这点遗憾了。

  以前谢夫人有多担心谢显活不久,生不出孩子,现在就有多担心他太能生。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132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