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人家当初顶替了我姐的名额,也是给了钱的,咱们现在再来找人家,是、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年轻男子生得很秀气,个子中等,身形有些消瘦。

     看上去带着些许书卷气,再配上他有些弱的声音,竟像个文弱书生。

     安妮在意的,却不是他的气质、模样,而是他的穿着。

     小伙子身上穿着浅蓝色的的确良衬衫,下面是一条深蓝色的西服裤,衬衫扎在裤子里,腰间系着黑色的腰带,脚上穿着的是家里自己缝制的黑布鞋。

     衬衫看起来不算太新,却熨烫得很平整,口袋上还插着一根钢笔。

     裤子也有些旧,裤脚都磨得起了毛,不过洗得很干净。

     鞋子是自家缝制的,布料也是最普通的黑棉布,但针脚细密,做工也精细。

     唔,这是典型的七八十年代的穿着啊。

     不过结合男子身上没有佩戴伟人胸章,所以,安妮推测,这应该已经过了七十年代。

     也就是说,现在是八十年代?

     亦或是九十年代的农村?

     安妮心里想着,眼睛禁不住往自己穿越的这具身体看去。

     嗯,刚才那个小伙子都开口叫“爸”了,显然,这次安妮又穿成了一个男人。

     而且还是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

     虽是上了年纪,不过安妮这次穿越的人,却十分讲究。

     身上穿着簇新的深蓝色中山装,右上侧大口袋里别着两支钢笔。

     脚上穿的不是黑布鞋,而是有些年头的黑皮鞋,虽是旧鞋,但被包养得非常好,鞋油擦得锃亮,鞋帮都干干净净。

     手里拎着一个黑色文件包,是那种老款的样式,文件包上的金属纽扣都有些掉漆了。

     安妮心念微动,伸手往头上摸了摸,嗯,果然戴着帽子。

     安妮把帽子摘下来,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黑色的八角帽。

     果然是八十甚至是九十年代的标准服饰啊,安妮看到这样的装扮,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就是那位东北来的赵大爷。

     或许搁在后世,看到这样的装扮,大家只会觉得土。

     可在八十年代,这一身绝对是干部、知识分子或是工人才能有的装备呢。

     刚才小伙子嘴里说着什么“顶替名额”,再结合他们目前站立的位置,嗯,一家挂着XX县酱油厂的工厂大门口,安妮禁不住猜测:难道这次穿的是个工人?

     “什么地道不地道?”

     安妮不知道原主是个什么脾气,但想来也不是什么良善、好相处的。

     撇开她绑定的“极品系统”不提,单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怯懦、瑟缩,以及面对父亲时的畏惧,安妮就能猜出一些。

     她故作威仪的冷哼一声,“老子办事,不用你来多嘴。你给我老实待着。”

     年轻人听到熟悉的训斥,本能的又瑟缩了一下。

     他慌忙低下头,根本不敢跟父亲对视。

     但,他到底过不了自己良心那一关,尤其是这次还全都因为他,让他更有负罪感。

     挣扎再三,年轻人又小心翼翼的开了口,“爸,我、我还年轻,而且我也不想急着结婚,我老师说了,我虽然没能考上大学,但我的文章写得还不错——”

     “不错个屁!”

     安妮见年轻人这般反应,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原主果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而且在子女面前,非常有权威,甚至可以称得上霸道。

     “你个废物,大学都靠不上,还想成为作家?”安妮轻蔑的骂了一句。

     果然,又看到年轻人虽然面露羞愤,却也没有觉得不对劲。

     “还不想结婚?你是自己不想,还是根本就没人愿意嫁给你?”

     安妮又根据刚才年轻人的话,推测了一下,故意这般骂了一句。

     年轻人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他是又羞又愤啊。

     但除了羞愤和难堪,他再无其他的反应,连握拳、咬牙这样发泄愤怒的动作都没有。

     安妮眯了眯眼睛,得,这孩子有些窝囊啊。

     难怪会说不上媳妇。

     安妮大致肯定,目前的时间应该是八十、九十年代。

     这时已经改革开放,平常百姓也不只有种地、进工厂两种选择。

     但人的审美,却还停留在身体强壮、浓眉大眼的水准上。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显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啊。

     身体瘦弱,眉眼也太过精细,皮肤太白,搁在后世,还能被打造成流量小鲜肉。

     在当下这个时代,也能被称作“奶油小生”,可这词儿,明显带着歧义啊。

     “行了,来都来了,你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安妮看这年轻人都快羞愤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到底有些不落忍,又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年轻人听了这话,头垂得更低了,下巴几乎都要贴到脖子上了。

     “抬起头,挺起胸脯,你是个男人,娘娘们们的做什么?丢不丢人!”

     安妮虽然不忍心为难一个年轻人,可看到他缩成一团、如同鹌鹑般的模样,忽然觉得一阵烦躁,训斥的话脱口而出。

     安妮知道,这是原主残存的意识在作祟。

     也是,她刚穿来不超过十分钟,还没有彻底掌控这具身体,原主如果心性坚韧、心理强大,即便走了,也会残留一些意识。

     而这种意识,一旦受到什么刺激,便会被激发出来。

     很显然,原主最看不上眼前年轻人的一点,就是他这幅缩手缩脚的窝囊废模样!

     年轻人被吓得一个机灵,慌忙抬起头,用力挺起单薄的胸脯,但他的眼眶已经红了,眼泪更是在里面打着转。

     得,这就哭上了?

     这次,就是安妮自己,也有些叹气了,好歹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啊,怎么还真跟个小姑娘似的,动不动就抹眼泪。

     “唉~”

     不知不觉间,安妮叹息出声。

     这记叹息,又刺激了年轻人一回,他终于忍不住了,低声吼了一句,“爸,我知道我窝囊,您看不上我,既然看不上我,那您就别管我了。”

     “我没考上大学,又没工作,找不上媳妇也活该。”

     “可我、我就是再没用,我也不愿意看到您这样坑人。您、您怎么能这么做?人家好好一个姑娘,为了一个工人名额,已经花光了家里的家底儿,结果您还嫌不够,还想、还想——”百镀一下“攻略极品”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1201/1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