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下官不是问了嘛,今天朝堂上是不是消停了不少呢。”叶子皓笑着解释。

     “若是子皓去上朝,就怕昨天那样的场面又再重现呢,因而子皓想啊,若非大朝议,也无折弹劾,还是不去了吧。”

     “只不过下官也没那么多斗志,斗了这个斗那个,就在这屋子里看看书、写写画画,先消停地把年过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叶子皓接过庄明宇递给自己的热茶端在手中没喝,却是不怕让人知道自己的消极想法似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当着自己的上锋,哪着自己的竞争对手。

     不怕让人知道他无意表现、安于现状的态度。

     林泉岳表情错愕地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一手端着茶杯、一手还拿着一块糕点,显然是被叶子皓的想法惊到了。

     昨天在朝堂上还寸步不让甚至越级越部门去怼那些朝官,今天怎么就一副“我打算在这屋里安老、无意招事儿也莫得罪我”的态度?

     陆云诚脸上表情也是变幻莫测,一时竟没有开口嘲笑叶子皓这莫名其妙的态度。

     “咳。”林泉岳突然清了下嗓,找到了自己的声音,看着叶子皓语重心长地道,“子皓啊,其实御史并不是你想的这般清闲,御史其实也是可以很忙的。”

     “比如咱们察院这十几个御史啊,可是肩负着监察六部及地方官员行政与作风、品行等问题的重任啊。”

     “你看光是这大小京官,就有那么多人,可咱们才多少个御史?就是分批负责,也是能忙得脚不沾地没空喝茶的啊。”

     林泉岳说着还端起手中茶杯比划了一下,这才发现他就端着茶杯,表情顿时尴尬了一下,讪讪一笑。

     “更莫提咱们每年都要派出御史去地方巡视、暗访呢,真的很忙、很辛苦,还经常吃力不讨好呢。”

     林泉岳想来是真的以为叶子皓误解了御史的职能范围,当这是真的清闲部门,可以每天来就看书写字作画,再煮茶吃糕点,打发时间就可以回家,连忙将御史的各种辛酸劳苦都夸大了一说。

     “原来御史台竟然这么忙啊?”叶子皓听着似乎一愣,有些惊讶和恍然的情绪溢于脸上,“我还以为我选了一个清闲的御门呢。”

     “噗。”陆云诚竟然喷茶了,他咳了几声,气得脸都红了,怒视着叶子皓,“我说你能不炫耀吗?”

     “虽说昨天在朝上你临危不乱、遇强而不弱的气势还有那掷地有声的反驳之言,让我佩服,但不表示,我认可你进御史台的理由,还有你轻视御史职责的态度。”

     陆云诚是真的忍不住怒气了,这与之前和叶子皓初次交锋时被气着的感受不同。

     他觉得,叶子皓这满不在乎和不知所谓的态度,是无处不在地对他的嘲讽。

     “抱歉,我无意炫耀,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尤其在经过昨天上朝遇着的那些事儿,我想啊,若我去监督那些朝官,会不会让人以为,我是在蓄意找茬、报复呢?”

     叶子皓一抱拳,态度显得谦虚而诚恳,却又拧眉说出他的烦恼。

     明明是想趁机偷懒,不想在这位置上表现太过突出,却偏要将责任推向对方,找那些朝官做挡箭牌。

     可惜,林泉岳和陆云诚都不知道他真正目的意是这般。

     林泉岳被叶子皓这单纯的想法弄得哭笑不得,干脆端起茶杯先喝茶了。

     “你想的问题果然……与众不同。”陆云诚也有些无语了,这次没有指责叶子皓,而是转开了目光,又拿了一块糕饼。

     这种冷雨寒冬的早上,他们去上朝可是很辛苦的。

     稍微起晚了些,可就吃不上饭了,也就来得及拿上两个热馒头,坐在马车里匆匆吃了,朝上就算一声不吭、一步不走,站上半天也很辛苦。

     好在今天没有什么争议的事情,过程总算顺利度过,没有因为某几个人的争论不下,而拖累旁人陪站。

     但他们是言官,只要有证据,就可以往上递本子,甚至当堂弹劾,不畏权势。

     但叶子皓的想法却让他不知说什么好了。

     就因为树敌太多,就担心自己弹劾而让人觉得是在报复?

     那这言官还要不要做了?他进这御史台又是为了什么?

     是了,他以为这御史台像翰林院一样清闲自在而误闯进来的。

     只要想到叶子皓是怎么进的御史台,陆云诚就气得快要头顶冒烟了。

     “我回去整理卷宗了。”陆云诚心气不平,也不想和叶子皓说话了,放下茶杯又拿了一块糕饼,就匆匆往外走。

     陆云诚办公的屋子在大厅的正对面,打开门窗就能隔院看到对面办公的情况,即便如此,他的屋子环境也比叶子皓这边好太多。

     而陆云诚的旁边那间要清静许多,便是林泉岳的屋子了。

     他们的屋子都在这一排,不用穿过院子、也不用担心淋雨,沿着宽檐瓦廊走过去,经过一间资料书库再过去就是了。

     陆云诚生气地走了,林泉岳却没急着走,他又讨了一杯热茶捧在手中,有些无奈地看着叶子皓。

     “子皓啊,尽管你来御史台时间不长,我们交道也不多,但老夫不会看错人,你不是那种消极混日子的人。”

     若是这样的人,当年在青华州又怎会赚下这么多好名声?

     可他刚才这样说,又是何意?是说给陆云诚听的,好让陆云诚放低警惕?

     想到这个,林泉岳看向叶子皓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下官也奇怪自己怎么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呢。”叶子皓露出烦恼的表情,似乎也百思不得其解。

     他在陆云诚腾出来的位置坐下,微微一叹,看了林泉岳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只是经历了昨天那些公然找茬的事情后,有些事情就不得不多想了,想着想着,就有些迷茫了。”

     “若在地方,下官贵为一城之守,怕过谁来,彰显正义、主持公道,只要占着理儿、做得对,根本不惧得罪谁。”

     “可是啊,这京城不是地方,下官一个从三品,这一路走来看到不少京官对下官的态度,还有那些明里、暗里找茬的行为,就不得不多想了。”百镀一下“农门凰女”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1192/1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