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绾,你……”江元最先反应过来,到底还是商场上混过的男人,在江非眠倒地,江非淮面色都扭曲了之后,他终于反应过来,然后站了起来,伸出手指着东姝。

  可惜,话都说不完整。

  因为太激动了,也因为太惊悚了。

  东姝出手太狠,照着脸直接就拍下去了。

  江元觉得自己的脸也凉凉的,甚至心口像是被冬天的寒风刮过一般,冷的刺入了骨子里。

  再一转头,看着东姝平静的面色。

  那张脸无井无波,并没有表情,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们。

  那眼睛里,没有得意,没有戾气,甚至没有多余的神情。

  看着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可是江元还是感觉到了冷。

  似是有尖冰猛的插进了他的心脏里,冻得他直接一个哆嗦。

  想说话,可是措了半天的词,却只挤出来三个字。

  其中有两个,还是东姝的名字。

  涂心玲原本还在得意的笑着呢,结果看着这意外发生,整个人僵在原地。

  好半天之后反应过来,都顾不上怀里的江凝思了,扯着嗓子就是一阵的尖叫。

  结果,东姝顺手抄过身边柜子上摆的据说是古董的花瓶,顺着涂心玲的方向扔过去。

  啪!

  花瓶被摔了一个粉碎。

  不过却并没有打到人,只是在涂心玲脚边的位置,直接炸开了。

  破开的碎片有几块甚至直接溅到了涂心玲的小腿上。

  如今天冷,便是家中暖气十足,大家也是穿的长衣长裤。

  所以,这碎片,并没有对涂心玲造成伤害。

  但是,却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原本的尖叫声,像是被谁突然拿剪刀齐齐斩断一般,顿时就消散于无。

  她甚至保持着刚才伸着脖子尖叫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面上一脸惊恐。

  那花瓶,只差不足五厘米,便可以砸到她身上。

  那距离短到,碎片溅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涂心玲觉得自己的小腿,都是冷的。

  东姝是故意的。

  这个念头涌起的时候,涂心玲想叫叫不出来。

  东姝是个魔鬼,惹怒了魔鬼,她的日子……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待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客厅,一片死寂。

  便是平时日天日地,谁也不服的江非淮,这个时候,也是吓得缩成了一个鹌鹑,声都不敢吱一下。

  而见惯了商场大风波的江元,这个时候,板着脸,坐在那里,也是一动不动。

  天知道,他吓得心都停跳了半拍,整个人不是不想动,而是不敢动。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卡在那里,像是静止了一般。

  想开口,可是看着那死不瞑目的花瓶,江元总觉得,如果自己敢开口,他就是下一个花瓶。

  “怎么不告状了呀?”就在整个别墅静的跟鬼屋一般之时,东姝勾勾唇,掀了掀眼皮看了一下缩在沙发上的几个人,开口的声音,听似清浅,却又透着寒冬雪意。

  涂心玲甚至下意识的打了一下激灵。

  家里的地暖开的特别足,她穿的也不少,长衣长裤的居家服。

  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冷,那种冷似是从地面,一点一点漫延出来,顺着她的裤腿,慢慢向上窜。

  总觉得,下一秒就到她的心尖了。

  涂心玲又惊又怕,便是当初她跟江元鬼混到一起的时候,她也只感觉到了刺激,并没有感觉到怕。

  因为她知道,自己胜券在握,根本不需要怕什么。

  可是如今……

  面对这个曾经手下败将的女儿,涂心玲是真的感觉到了,死神的召唤。

  她总觉得,东姝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是一颗想要他们去死的狠心。

  如果让东姝来说,怕是要对她说一句:真聪明。

  原主的死,自己性格柔软是一方面,但是他们这些外在的因素,也是其中一部分。

  甚至说,哪怕他们冷眼旁观,不主动来害,原主都不至于最后绝望的跳了楼。

  可是没有,他们一个个将恶毒的刀逼向了原主,让一个小姑娘来面对,来自大人们深深的恶意。

  涂心玲是觉得,东姝的存在,会让人们时不时的想起自己当年小三上位的事情。

  江非眠觉得,东姝的到来,破坏了他想要的家。

  江凝思觉得,东姝的到来,会影响到自己。

  其它人……

  或多或少,都有自己自私的想法。

  自私不要紧,人性本就是自私的。

  可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却要逼另一个人去死。

  这不是自私,这是恶毒。

  恶毒的人,就该去恶毒的地方。

  “怎么了?”看着一众人缩在那里,瑟瑟发抖,东姝笑着问了一句。

  众人不说话,而东姝却是一步一步,步步缓慢的向前走。

  明明脚步的声音极轻,可是这一下又一下,却又像是走在众人心上。

  而那走路的人,脚下踩的是冰刀,一步一步都扎在他们的心上,肺管子上。

  江凝思甚至忍不住,原本已经没有的眼泪,这会儿又吧哒吧哒的下来,可是她不敢出声。

  她怕极了这个时候的东姝。

  而东姝却是一步步走到他们面前,轻轻的捡起了地上破碎的花瓶碎片,然后蹲在那里,目光盯着碎片看,开口的声音,一字一句,听似没有什么情绪,却又冰冷的浸入每一个人的心尖。

  “会告状的嘴,留着是不是没什么用呢?就是不知道,这个碎片,是不是锋利?”东姝轻抚着手里的碎片。

  江凝思已经僵在那里,像是雕塑一样,如果不是已经卡住了出不了声,她甚至想直直的尖叫。

  而东姝却连头也没抬,只是目光温柔的看着手里的碎片。

  原主被毁之后的两年时间里,过得乱七八槽的,不是没想过去死。

  甚至,原主的后背,还被人划了一道从肩膀到腰际的伤口,最后还是被救活了。

  为什么?

  因为,她想伤害江凝思,那些爱慕者、追求者想让原主活着,让她活着感受这世间的悲苦,感受到绝望,感受着生不如死。

  甚至想让她活着,看到江凝思光茫万丈,而她只配在阴沟里仰望着,曾经差点被她伤害的江凝思。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61172/2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