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请见谅,谢谢。

  ……

  湛湛跟韩品的动作,其实是很快的,他们之前还放在计划上的安排,根本不安流程进行,反而是跳跃式前进。

  这不,他们已经将自己的三弟给掳走咯。

  “……”看清楚原委的“韩子禾”都不知表情应该怎般管控咯。

  她不清楚自己应该欣慰,还是应该叹息。

  之所以欣慰,是因为自己所在世界的儿子,基本上不会这般合作;叹息的是,爱之深,才会责之切啊!

  其实,刚来到这儿时,“韩子禾”参考了“楚铮”之前的经历,所以更不会有任何担忧情绪出现,她很快适应了现在所处的环境,然后,她就想要看看这里的韩子禾和楚铮。

  好吧,都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想,她应该将注意力更多的放韩子禾那里,所以这里的楚铮就被放到了后面。

  她都想好要是见到这里的韩子禾,她应该对其说怎般的话。

  就像对方忽然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时,给她制造成的冲击感。

  她想,她可以做的更加好——也就是,对这里的韩子禾造成更大更强烈的、更让她惊奇的……嗯,那样的冲击感!

  只可惜她想的很好,可是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见到韩子禾或者楚铮,她看到的只有湛湛韩品。

  所以之前有刹那时间,她是有些郁闷,有些说不出的无奈情绪,当然,这样的情绪没有给她制造太久的困惑,很快,她就让这里这的湛湛跟他哥哥说的话,给调转了注意力呢!

  到现在为止,“韩子禾”不再遗憾没有见到这里的韩子禾咧!

  她很好奇,这里的湛湛以及韩品,究竟能从老三那里看出些什么问题。

  说不定,等到回去之后,可以作为参考。

  毕竟她那个世界里面,老三兄妹俩也是让她头疼的存在。

  之前跟韩子禾,哦,她跟那个在她意识海里的韩子禾谈论,才清楚原来对方世界,让自己头疼的俩孩子也不让对方省心。

  说真话,听到这话的时候啊,“韩子禾”真真松口气啊!

  不过鉴于孩子不听话的原因存在差别,所以那个韩子禾对她说的话,还真不太有参考价值。

  “韩子禾”琢磨,说不定,她可以从这个世界里找到跟那俩孩子好好谈谈的办法呢!

  毕竟现在她都跟那俩孩子没有共同语言呢!

  说起来,她好像跟湛湛还有韩品,也都没有太多可以说起劲儿的话题,只不过那些孩子都没有那俩歪的厉害。

  想起长歪的俩孩子,“韩子禾”就想要叹气呢!

  她都没想到孩子会跟自己预想的成长曲线偏离这么多。

  鉴于“楚铮”之前还没有想到要跟他说有关楚家的事情,所以“韩子禾”对楚家的人还不是很反感。

  当然,这不是很反感,可不意味着她不反感他们,自从意识到自己那对儿双胎儿女不听话的缘由之后,她就对婆家有些许的抵触,只不过“楚铮”多能哄人啊!

  “韩子禾”就算对楚家人有很多微辞,也不好表现的很是明显。

  基本上就是自己心里清楚而已。

  “你打算怎么检查他?”将老三放在之前指定的位置上,当哥的韩品就打起哈欠来,“你该不会还没想好吧?”

  湛湛看到韩品眼角因为哈欠而出现的泪珠儿,很好奇的问他,说:“哥哥,我说……你该不会又熬夜咯?!”

  “嗯,这不是要准备集训咯?我需要设计些方案出来。”

  其实熬夜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是常态。

  训练起来,还有夜间训练安排呢!

  只不过他作为领导,现在已经很少有需要他经常熬夜的任务咯。

  所以湛湛才会对于他的疲惫感到好奇。

  因为他现在跟哥哥韩品都在享受休养福利呢!

  按理说,他哥哥应该好好享受假期啊!

  “这是最近派的任务?”

  “嗯,也不算任务,就是给上级领导帮个忙,说起来,你跟我大概要等下期才能参与集训呢!”他也是闲着溜溜达达着跟人抱怨太清闲,然后让领导恰好听见,顺带就给抓苦力咯。

  湛湛认为,对方应该没想到他哥哥会选择熬夜设计,要是清楚的话说不定都不用他呢!

  “好咯,不要谈论我咯,还是好好说说你准备怎般折腾老三吧。”韩品自己都想不到,到底还是应了湛湛要求。

  说真话,自己作为哥哥,真不应该参与自己弟弟之间的问题。

  作为大哥,就应该看着弟弟自己解决问题。

  “能怎么折腾啊,还不是老样子!”湛湛这儿也没很好的办法呢。

  他想,要不然……他就找找战友借仪器用!

  “那你就不要妄想可以将这次的事情给忽悠过去咯!”对弟弟的想法,韩品认为不很合适,“你大张旗鼓的给他用仪器,根本瞒不过那些长辈!”

  “那就让怹们说好咯!”

  虽然这般说啊,但是湛湛还是能够看出有些心虚。

  “要是有办法检测多好!”湛湛揉着头说,“若不是师祖那里联系不上,也不用为这点儿小事挠头。”

  听他这话意思……韩品认为自己有理由猜测湛湛跟师祖曾经谈论过这问题。

  “……”湛湛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多了,就条件反射的想要摸摸鼻子。

  见他这样,早就司空见惯到不以为然的哥哥韩品,就清楚自己猜对咯。

  “那师祖说啥咯?!”揉揉额头,韩品继续问,“怹赞成你这般做啊?”

  要是他们师祖赞成,那就没问题咯。

  “我当时就是跟咱师祖说老三跟咱不是一路的,可是,还真没有想起这小子可能被人植入了芯片呢!”

  “所以说,你之前说的那般肯定,其实,就是说说而已?”

  韩品觉得自己可能应该反省下,是不是给弟弟那份信任给的太容易咯!

  这不,他自己都给绕进去咯!

  “我不是有意的。”湛湛朝他哥哥露出讨好的笑容,“我就是想到就想试试呢,要不是师祖那里仍然联系不上,我肯定跟怹说。”

  对此,韩品不予置评,毕竟这是湛湛自己说的。

  他有理由认为这小子这套说辞是可以反复利用的。

  要不是他也怕老三让人暗算,他也不会轻易对湛湛的提议点头。

  “不用辩解,因为都不重要,现在是需要想想看,究竟该怎般做,能够让老三在醒过来之前,完成对他的检测呢?总不能,打算检测他一次就掳走他一次?!”

  “我是不怕麻烦,但是要是能够省事儿就更好咯。”

  谁说不是呢?

  虽然湛湛说的特别简单,但是,韩品不认为他们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老三带过来,而他还不自知。

  虽然老三这人,他不是很喜欢,但是他很清楚,老三这孩子,还是很多优点。

  毕竟都是从小让楚铮训练出来的,能力肯定比很多人都强。

  “就算他感觉到,能咋办?莫不是还能找我跟你算账?要真是敢,那我可谢谢啊!”湛湛心说,他刚好找不到合适机会跟他动手呢!

  要是他可以自己送上来,他可就睡觉都要使劲儿笑出来呢!

  “你不要老想着跟弟弟动手啊!”韩品见湛湛又想到跟老三比划上去,登时有些无奈,“你应该时刻提醒自己是哥哥啊!”

  “那要是这样,他就更应该尊重和爱戴于我啊!”

  “我看他也没有不尊重你啊!你就是看不惯!”韩品早就练就了眼不见心不烦的能力。

  那老三对他态度还算过得去,他就不像计较那份过得去的态度咯。

  湛湛跟他则是大不同,他不满意于他用那幅谁都欠他的表情,更不像看他对自己家人颐指气使。

  “你不稀罕见,那就少见啊!又不是做不到。”韩品再次重申,他不赞成湛湛将很多注意力都放在这件事情上。

  这是他虽然不赞成,但是还要配合湛湛的另外一个原因。

  “诶,要不咋说知识就是力量?要是咱当初跟师伯祖好好学这方面本事,也不至于现在只能挠头。”

  对于弟弟的话,韩品深以为然,可是,现在说这些啊,根本没有意义。

  “你若是高兴,等到以后见到咱那师祖,你可以努力学习啊!说不定以后就不需要这般繁琐的掳老三。”

  “咱师祖要是有这本事就好咯!”湛湛耸耸肩说,“怹从来都不喜欢在这方面进行研究呢。”

  “你是不是……有啥发现啊?”韩品说着说这话就意识到不太对劲儿,好像他弟弟了解的情况,跟他了解的情况不太一样呢!

  “我认为这事儿,哦,我是说芯片问题啊,应该跟蛊有些像呢!”

  “你说蛊?”作为在陌门生活过一段时间,离开之后每到假期就要到那里去跟师祖、太师祖和师伯祖学习的弟子,他们掌握的信息量还是很吓人哒!

  而这份惊人的信息,还是湛湛短期内就掌握好的。

  仔细说来,这才是最吓人、最让人惊诧的。

  “你怎么会这般想呢?”韩品闻言之后,不免发现自己想象力跟弟弟比起来,好像就有些匮乏呢!

  就算是听弟弟说,他都想不透啊,这怎么就跟蛊顺利挂钩?!

  “要是说咋就这般想的话……”

  “我不是有意的。”湛湛朝他哥哥露出讨好的笑容,“我就是想到就想试试呢,要不是师祖那里仍然联系不上,我肯定跟怹说。”

  对此,韩品不予置评,毕竟这是湛湛自己说的。

  他有理由认为这小子这套说辞是可以反复利用的。

  要不是他也怕老三让人暗算,他也不会轻易对湛湛的提议点头。

  “不用辩解,因为都不重要,现在是需要想想看,究竟该怎般做,能够让老三在醒过来之前,完成对他的检测呢?总不能,打算检测他一次就掳走他一次?!”

  “我是不怕麻烦,但是要是能够省事儿就更好咯。”

  谁说不是呢?

  虽然湛湛说的特别简单,但是,韩品不认为他们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老三带过来,而他还不自知。

  虽然老三这人,他不是很喜欢,但是他很清楚,老三这孩子,还是很多优点。

  毕竟都是从小让楚铮训练出来的,能力肯定比很多人都强。

  “就算他感觉到,能咋办?莫不是还能找我跟你算账?要真是敢,那我可谢谢啊!”湛湛心说,他刚好找不到合适机会跟他动手呢!

  要是他可以自己送上来,他可就睡觉都要使劲儿笑出来呢!

  “你不要老想着跟弟弟动手啊!”韩品见湛湛又想到跟老三比划上去,登时有些无奈,“你应该时刻提醒自己是哥哥啊!”

  “那要是这样,他就更应该尊重和爱戴于我啊!”

  “我看他也没有不尊重你啊!你就是看不惯!”韩品早就练就了眼不见心不烦的能力。

  那老三对他态度还算过得去,他就不像计较那份过得去的态度咯。

  湛湛跟他则是大不同,他不满意于他用那幅谁都欠他的表情,更不像看他对自己家人颐指气使。

  “你不稀罕见,那就少见啊!又不是做不到。”韩品再次重申,他不赞成湛湛将很多注意力都放在这件事情上。

  这是他虽然不赞成,但是还要配合湛湛的另外一个原因。

  “诶,要不咋说知识就是力量?要是咱当初跟师伯祖好好学这方面本事,也不至于现在只能挠头。”

  对于弟弟的话,韩品深以为然,可是,现在说这些啊,根本没有意义。

  “你若是高兴,等到以后见到咱那师祖,你可以努力学习啊!说不定以后就不需要这般繁琐的掳老三。”

  “咱师祖要是有这本事就好咯!”湛湛耸耸肩说,“怹从来都不喜欢在这方面进行研究呢。”

  “你是不是……有啥发现啊?”韩品说着说这话就意识到不太对劲儿,好像他弟弟了解的情况,跟他了解的情况不太一样呢!

  “我认为这事儿,哦,我是说芯片问题啊,应该跟蛊有些像呢!”

  ……………………………………………………

  :。:

欢迎大家访问:粉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fbxiaoshuo.com/book/46441/1623/